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五彩金沙 » 走进金沙 » 文化旅游

金沙故事| 一段尘封的历史(上)

字体:   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     

在禹谟镇有一个城墙村。这里有一处占地面积约50万平方米的古代城垣。城垣用石墩及大块石砌筑,长达2公里多,高约2.5到4米不等,厚为2到3米多。现在还存有残垣数段,总长约90多米,高、厚为1.5至3米左右。今城垣内有木结构建筑一幢,其他建筑只有遗迹尚存。相传,这是播州土司杨应龙所建。

其实,在1993年《金沙县志工作通讯》第三期何正寿的文章《明代马场怀远卫设置考》和2008年《金沙文史资料选》第九集温贤明的文章《怀远卫迭事》中就有较为详细的介绍,从今天起,我就给大家打开这段尘封的历史。

那么,杨应龙为什么要在此筑城,城墙为何没有修完便半途而废呢。这得从水西和播州之间历史上的恩怨说起。

水西安氏先祖济济火在东汉末年因助蜀汉丞相诸葛亮平南蛮有功,被封为罗甸王。今天的黔北火电厂一带就是受封疆域的东部边境——沙溪。但因当时境内比较荒凉,界畔并无具体记载。

至唐代宣宗时,今云南境内的南诏叛乱,向东进击,一直攻陷了播州。公元876年,朝廷下诏,招募骁勇,将兵讨南诏,太原人杨端“上疏请行。上慰而遣之。行至蜀,蛮谍知之,敛退者半”。杨端带着剩下的一半队伍从泸州经合江入,直至白锦,并出奇兵击之,大败南诏。“寻纳款结盟而退”“子孙遂家于播”,世守其地。确立了杨氏在播州的统治地位。

然而,在杨端举兵追南诏败军时,一直追到渭河以西,就是今天的重新英雄桥,才罢兵。至此,留下了辖地争端的伏笔。播州以渭河为界的来由形成。    

宋初,播州与罗闽(罗氏鬼国)以约和好。两不相侵。可是,好景不长,不久就发生了播州使牧南因痛父业未成,九溪十八洞未服而影响其子部射举兵攻罗闽的战事,播州军大败,部射阵亡,尸体和其弟三公被俘。牧南气急身亡。后播州谴责罗闽部,要求还尸放人。罗闽部戏播州无能。用一匹母马将三公载回播州,并在罗闽河(今罗门城河)一带陈兵以示威严。自此,播州、罗闽间矛盾加深。而罗闽(罗氏鬼国)则以罗闽河为界的来由形成。

这样,从宋代初期到明代中期这六百年间,播州势力大时,就以渭河为界;水西势力大时,就以鸭溪东面的罗闽河为界;播州与水西相好时,就以献渭河,就是今天的偏岩河为界。       

明代嘉靖初,1525年,播州宣慰使杨相宠爱庶子煦,而嫡系子杨烈的母亲张氏十分精明强悍,1541年,母子俩竟盗用兵权,驱逐杨相,使杨相客死水西。三年后,杨烈良心发现,求水西赐还父亲尸体。水西宣慰使安万铨则提出要求播州先还其占领的水烟、天旺地而后还尸,杨烈诡诈地同意了。发生了后来的杨烈以盐水处理所写协定,待安万铨还尸,拿出协定要求播州军队退出水烟、天旺时,竟是一张白纸。播州,水西矛盾加深。两家战事又开。被播州杀害的水西长官王黻的党羽李治率兵进攻播州,此战历时10年之久,今沿偏岩河一带成为主战场,你来我往,战事不休。水烟、天旺成为疆无定界的被争夺的中间地带。

(未完待续......)       


我要纠错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